燃文小说 - 都市言情 - 天价闪婚,顾总夫人虐渣后马甲藏不住了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九章同意和陈家联姻

第一百二十九章同意和陈家联姻

        秦濛还来不及反应,就感觉到一股男性气息将自己包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抬眼,就感觉到温热的唇落在自己的唇上。男人的动作带着强烈的占有意味,很快就将她吞噬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濛的脑中一片空白,像是浮萍一样跟随着男人在起伏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顾北寰才缓缓地松开了她,深夜里,两人的气息在彼此耳尖交缠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比我的好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北寰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濛的脸顿时涨红一片,她看向顾北寰,强撑着平静地说道:“那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北寰见到女人那副故作平静的模样,唇角勾起一抹淡淡地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,可空气中却有暧昧的气息在四周攒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看下去,牛奶都得凉了。”秦濛被他灼热的视线盯的有些不好意思,扯开话题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北寰应了声,然后端起牛奶一饮而尽,滚动的喉结让秦濛挪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知道用美貌杀人!”秦濛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北寰没听清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濛立刻摇摇头,低垂的眉眼里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完了早点回房睡。”顾北寰拿过杯子在洗手池那边清洗了一番,放回到原位上,才又重新盯着秦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炽热的眸光,让秦濛下意识地想要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抵抗顾北寰的攻势?

        秦濛端起杯子一饮而尽,见顾北寰伸手熟捻地想要接过她的杯子,立马闪身躲避:“我自己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!”顾北寰不由分说的已经夺过她手中的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指修长,指尖在杯沿轻巧地滑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是居家好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濛在旁静静的看着他的动作,可是脑中却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刚刚南芸芍的夸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芸芍那天送回来的衣服,是你的?”她斟酌了片刻,最终还是选择了脱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盯着男人的面庞,她还是忍不住将心头的疑问问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濛从来不是会藏着掖着的人!

        顾北寰并未在意,他应了声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无所谓的态度,让秦濛心中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连解释一句都懒得敷衍吗?

        秦濛莫名委屈,深吸一口气平缓了情绪后,才继续问道:“你的衣服怎么会在南芸芍那里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次下雨,就送她遮一下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北寰说着,有些诧异地看向秦濛:“怎么突然对这件事感兴趣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仅是因为对她心生怜悯,所以将外套送给南芸芍穿?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因为怜悯,所以为她站台,打通医院的关系吗?

        心头涌起的阵阵刺痛,让秦濛有些不知所措的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顾北寰的眼神望过来,秦濛佯装镇定的解释道:“没有,我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又勉强扯起嘴角,笑了笑:“我先回房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濛快速转身,朝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北寰看着秦濛几乎逃也似离开的背影,眉头紧锁,眸光不觉幽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濛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秦家老宅的书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秦晚晚的事,整个秦家都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明鸿也一直坐在书房里生闷气,并未出来过,直至朱丽芬带着秦晚晚,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立兴,陈家二公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明鸿听完朱丽芬的话,他立马反应过来,看向秦晚晚的眼神里也闪过一道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晚晚立刻连连点点头:“爸,就是那个畜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清白全被她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丽芬和秦明鸿多年夫妻,此刻见到他这副这样,顿时也猜到他在打什么主意:“那个畜生就是个私生子,根本配不上我们晚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警告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她现在这样子,你觉得她还能配得上谁?”秦明鸿立即嘲讽道,语气里满满的都是不屑。

        朱丽芬闻言,顿时噤了声,她转头看向一旁的秦晚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张脸蛋虽然还是如旧般精致漂亮,但随着那一张张的照片出现之后,恐怕以后就是想找个普通人嫁都很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?”朱丽芬仿佛认命似的叹了口气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晚晚此刻也意识到了什么,她立刻扯住朱丽芬的胳膊:“妈,不行……我不能嫁给他。他现在在派出所里,是有案底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嫁给他,这辈子就毁了!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坐牢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丽芬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明鸿神情里不见了方才的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到秦晚晚的身前,仿若真的是个慈父一般:“晚晚啊,咱们目光不能这么短浅……陈立兴,咱们肯定得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秦晚晚眸光里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朱丽芬也看向秦明鸿,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昨天刚听说了,陈家大公子出车祸了,被撞成了个植物人,陈东阳现在正想尽办法的把自己儿子捞出来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明鸿说着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:“晚晚如果嫁给陈立兴,咱们不仅能和陈家结亲,还能让顾家欠我们一个人情,兴辉药业的那个医药项目的单子,不手到擒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这样!

        只有秦晚晚,满脸怒意与不屑:“爸,你怎么能为了你的生意,将我嫁给陈立兴那种人,你是要让我这辈子都不得安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刚落下,耳边嗡嗡声响起,左边脸颊也生疼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晚晚满脸惊呀的看着秦明鸿,声音嗫嚅:“爸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朱丽芬也被吓得不轻,她看向秦明鸿,声音满是责怪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就算晚晚识人不清,,你也不能随便打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打她还是轻的,现在这副局面,到底是谁造成的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相信陈立兴的花言巧语,被哄骗拍下这些东西,我们至于这么被动?”秦明鸿说着,满眼狠戾地瞪着秦晚晚,语带嘲讽:“更何况,你以为你现在这样嫁给陈家很容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